bloggerads

2010年9月19日 星期日

杏仁豆腐

阿誠躡手躡腳地進了門,把傘輕輕插在傘架,而後去洗手間,借著微弱的夜色洗了個澡,而後拿了塊干毛巾對著鏡子擦頭發.這麼晚,櫻可能已經睡了,他不想開燈吵醒她.尤其是今天這樣的夜晚,他不知道如何對她開口,想來想去,他還是決定明天再說.


忽然,他仿佛看見鏡子裡自己的身後有什麼一閃即逝,急轉身一看,卻是地上有一線細長的清水,從門口蜿蜒到沙發腳,在閃電中微弱地閃爍著.阿誠想:可能是傘架壞了傘上的雨水流了出來,順手拿了塊布走過去擦地,起身時,發現茶幾上靜靜地擱著一盞潔白粉嫩的杏仁豆腐.


櫻每晚餐後都會為他燉一道糖水.她是個多才多藝的女子,擅長廚藝,尤其善於調制糖水.簡簡單單的一道糖水,到她手上,就可以翻出不同的花樣,她最拿手的就是這道杏仁豆腐.調制的手法更是多種多樣,日式的粉嫩可人,港式的微韌適口,再伴以不同的雜果,用甜杏仁時要伴以微酸的桔子,用苦杏仁時則加入糖桂花和菠蘿蜜.每一次做杏仁豆腐時,櫻都必然點綴一顆殷紅的小櫻桃.每一次,她都會淺笑盈盈地用纖細潔白的手指拈起這顆櫻桃,送入他的雙唇.


素手,櫻桃,相遇的點滴歷歷在目.


六月的黃昏,山形縣石子鋪就的小街邊,一支如玉一般纖細雪白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挑選著竹籃裡嬌艷紅潤的櫻桃,柔和的夕陽下,指尖暈染了淡淡的櫻桃色.一顆不甘寂寞的櫻桃滾出竹籃,落在地上,阿誠兩步上前,拾起.櫻抬頭望他,紅潤如櫻的唇角綻開一個淺的微笑.


她的微笑似水一般柔和,卻又如水般讓他難測深淺,她很少回答關於自己的問題,即使是一次阿誠一次問她為什麼特別喜歡杏仁豆腐,櫻亦隻是笑而不答,隻是用銀勺舀起一勺潔白的微顫的杏仁豆腐送入他的唇中,秋水般的雙眸凝望著他的雙眼,輕問:你喜歡嗎?


"......喜歡."

嬌艷欲滴的紅唇吻上他的唇,柔聲細語:"一直都會喜歡嗎?"

......如何再問,誠已醉了.


誠醉了很久很久,就從那一晚,在櫻樹叢中的小木屋裡,一襲素衣,白膚櫻唇的櫻端出一盞點綴著一顆櫻桃的杏仁豆腐,淺笑盈盈,問:你喜歡嗎?



他帶她回了香港,開了糖水鋪.除了每年六月,櫻要回日本買櫻桃以外,他們一直斯守在一起.櫻每一次回去隻買365顆櫻桃,顆顆紅艷異常,粒粒圓潤晶瑩,她會精心地把櫻桃用糖水漬後保存起來.每天為他做的甜品裡,必然會用到一顆.


然而,再醇的酒也隻能醉人一時,更何況,誠已禁不起誘惑,跌入另外一個溫柔鄉.櫻可以隻用一支櫻桃色的口紅,可阿誠卻不甘心隻嘗一種滋味.杏仁豆腐漸漸地讓他感覺甜得發膩.他不再象以前那樣細細品嘗每一夜的甜品,更多的是趁櫻不注意時的囫圇吞棗.他甚至告訴櫻,說他近來牙齒不好,怕甜.櫻聽了,咬咬發白的唇,也不做聲.甜品還是繼續調制,隻是份量慢慢地少了,滋味也漸漸地淡了.誠偶爾會覺得有些過意不去,但是想到另外一個,那一點偶爾浮起的虧欠感也就消失不見.


今晚,誠決定不吃這一盞杏仁豆腐.他打開房門,看見櫻靜靜地躺在床上,長發散亂在枕邊.她的皮膚依然和初相識時一樣潔白,就象一盞最上等的杏仁豆腐般晶瑩嫩滑.可是,她的唇卻不復以前的紅潤,變得越來越蒼白.誠曾經發現了一件很特別的事,他對櫻真心誠意時,她的唇會特別紅潤美麗,而自從他移情別戀,櫻的唇就漸漸地蒼白起來.他偶爾會猜測櫻是不是知道了什麼,但是,他還是會覺得自己藏匿得很深,櫻看不到他的心,不可能知道.


誠忽然覺得有些不忍心,禁不住想去觸碰一下.但是,他不敢,他寧可讓她就這樣睡著,他也可以平靜地過了今夜,而後離去.可惜,櫻醒了,雙眸在夜色中幽幽地凝視著他.



"回來了?為你留了糖水."

"看見了,可是......牙疼,不喝了."

"哦......"櫻靜默著,不說話.



"櫻,以後都不用特地為我調糖水了."既然她自己醒了,話頭也開了,阿誠決定一並說出來.原本今晚就是被另一處下了最後通牒趕出房門的,該說的遲早要說.話出口,他忽然覺得如釋重負,而且,這樣的婉言也不至於太傷害她吧,他竊竊地想.



櫻默然無語,片刻,她起身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默默凝視那盞冰冷的杏仁豆腐.阿誠訕訕地站在她面前.


"對不起.....雨停後,我就離開......還有什麼可以為你做的嗎?"


櫻咬著越來越蒼白的唇,低聲說:"請你,最後一次,吻我."


阿誠低頭吻上她冰冷蒼白的雙唇.雙唇相觸的剎那,阿誠覺得自己的唇間有什麼在慢慢流失,他沒有看見,自己的雙唇慢慢失去血色,而櫻的唇卻慢慢恢復了紅潤.櫻伸出手,拈起玻璃盞中點綴在杏仁豆腐上的櫻桃,在兩個手指中間揉著,櫻桃的汁慢慢地順著她的指尖蜿蜒到指甲,在雪白的手指上畫了一條殷紅的線......


叁天後,阿誠的新女友在他家的廚房裡找到了他.他呆呆地坐在地上,雙唇象一盞放久了的杏仁豆腐一樣白,周圍堆滿了各種調料.阿誠以為,他離開了櫻的甜,可以嘗到更多的滋味,可現在,他卻再也品不出任何滋味.所嘗到的任何一切都和他自己蒼白的雙唇一樣,淡而無味.


阿誠後來又去了日本尋找櫻的蹤跡,他相信,是櫻帶走了他的味覺.可是,他再也沒有找到那間木屋.又一次的徒勞而返後,他做了一個夢


櫻花圍繞的木屋裡,桌上放著一盤櫻桃,他知道,那裡會有365顆;


素衣白肌的櫻跪在桌邊,垂首,用一支銀針刺入了紅潤的唇,一滴晶瑩的血珠墜落在櫻桃上,剎那,所有的櫻桃都變得格外嬌艷,如露珠般明亮.


櫻伸出纖細的手,拈起一顆櫻桃,放在一盞潔白通透的杏仁豆腐中間.


櫻淺笑盈盈,問:你喜歡嗎?

2 則留言:

amy 提到...

應該很痛八~

匿名 提到...

應該很痛八~

facebook分享本片

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