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ads

2010年9月19日 星期日

千年魔咒

很久很久以前,在中國的西北部有一個叫做寬城的地方。寬城裡有一個王爺,為人十分貪婪,最愛搜刮民脂民膏,聚斂財富。結果,弄得境內百姓怨聲載道,都希望這個貪婪的王爺快點死掉。然而,禍害活千年,這個王爺反而越活越年輕。

原來,這個王爺亦好秦皇漢武之道,希望得到長生不老之藥,以享無盡之榮華富貴。他為尋得長生之藥,不僅四處派人搜索,而且還養了數百的江湖術士為其煉丹。每天,王爺都要吃一些術士們所煉的金丹。然而隨著歲月的交替,王爺的體力急轉直下。他心裡也知道命不久矣,可嘆自己膝下並無子女,又舍不得萬貫家財。於是,他為自己選了一個秘密的墓地,並請能工巧匠將墓室設計了一番,之後又將所有值錢的珠寶都藏到了那裡。當然,那些建造墓室的工人,能工巧匠及搬運珠寶的人,都被王爺派人給殺了。後來,這些殺人的人也都突然失蹤了。至此,世上知道這個秘密的人就該隻有王爺一個人了吧非也,知道這個秘密的人還有王爺的兩個心腹家丁:馬二,丁叁。


  這一天,王爺終於撐不下去了。他將馬二,丁叁叫到床前,對他們低聲吩咐了一陣。兩個人忙不迭的點頭答應了,看上去兩人都有抑制不住的喜悅。王爺看到二人如此高興,他也笑了,而且比二人更開心。一個人含笑而亡畢竟要比痛苦而亡好多了。
  馬二,丁叁偷偷地將王爺的尸體抬出王府,拐彎抹角地轉了半天,黃昏時才到達墓地。二人將王爺的尸體仍到一旁,一起去開墓門。馬二碰了碰丁叁,小聲問道:“你想拿什麼東西?”丁叁皮笑肉不笑地道:“馬兄,小弟最想要那顆鬧龍珠。馬兄不會與小弟想到一塊兒去了吧?”


  “哪裡,哪裡,小兄隻想要寶庫中的龍鳳披。”馬二嘴裡這麼說,心裡卻道:好小子,全府上下誰不知道你最想要王爺天天不離左右的那塊紫龍玉佩了。它是我的,你甭想跟我搶。這時,墓門已被二人打開。兩人相視一笑,轉身抬了王爺的尸體走了進來。剛一進來,二人又不約而同地將尸體放下,反身將墓門關了。


  墓室裡黑洞洞的,卻是異常干燥,沒有通常洞穴中的那種潮濕感。二人對洞中的情況都很了解,順利地來到了墓室中心,謹慎地將王爺的尸體放進了石棺內。棺蓋還未蓋上,斜放在石棺的一邊。丁叁便一推馬二,道:“走,我們去拿寶貝。”
  “棺蓋還未蓋上呢?”
  “你不去,我可先去了,剩下什麼你可別願我。”


  馬二一聽,有些著急,一邊說著“這就來,這就來”,一邊快步向墓室北面走了過去,並超過了丁叁。說時遲,那時快。丁叁看到馬二到了自己前面,快速的從自己懷中掏出一把匕首,朝著馬二的後心便刺了下去。等到馬二反應過來已是太晚了。他轉過身狠很地盯著丁叁,好象要用目光將馬二殺掉似的,兩隻手剛到半空,便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下子軟了下來,隨後身體也倒了下去。丁叁拔起匕首,怕馬二死的不干淨,又補了幾刀,嘴裡還說道:“馬二哥,你可別願我。這叫‘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若不殺你,我就可能被你所殺。這隻能怪你腦子不靈光。”說完,丁叁用馬二的衣服擦了擦手上的血跡,轉身來到石棺旁,伸手從尸體的腰間扯下紫龍玉佩揣在懷裡。而後便來到北面的牆壁前,探出兩隻手在牆上摸索著,想找到開門的機關。然而,正在他摸索時,忽然覺得後心一陣發涼,繼而是巨痛。他意識到是一柄匕首,心想:難道是馬二復活了。他借著最後的一點力氣轉身一看,赫然是王爺。


剎那間,他明白了一切。隻見王爺對他笑著說:“你可以走了,隻有你們先走了,我才可以放心的走……”後來的話,丁叁永遠也聽不到了。王爺看了看地上的兩具尸體滿意的笑了,心想:這顆丹藥還真管用,可惜不能讓我永生。王爺從丁叁懷中掏出紫龍玉佩揣在自己懷中,蹣跚地走到石棺前,剛想躺進去,突然想起了什麼。於是,他咬破自己的食指,在棺蓋上寫下了如下幾句話:叁尺禁地,萬物莫入。如違此言,神鬼共怒。巨石橫空,吾復重生。寫完,他已是油盡燈枯,一頭栽進了石棺內。剛才進來的是叁個活人,而今卻隻有叁具尸體。可嘆兩個仆人追隨主人一生,最後還是被主人所害,怪隻怪其貪心過重,主人無德。墓室裡靜悄悄的,兩具尸體的傷口處仍在淌血,而棺蓋上的血紅大字清晰無比,鮮艷欲滴,好似在警告著什麼。


  日月如梭,轉眼已過了一千年,到了民國初期。一支由我國早期的五位考古學家組成的探險隊來到了昔日的寬城。因為他們從史書上了解到在寬城曾有過一位王爺貪婪無比,然而卻死的不聲不響,似乎從這個世界上一下子就消失了。史書上的記載僅此而已。那麼這個王爺及其富可敵國的財寶都到那裡去了呢?這成了一個千古疑案。他們來到這裡,一是為了揭露這個謎底,二是為了尋得寶藏為中華民族的振興盡一些力。


  昔日的寬城如今隻剩下一些瓦礫。昔日王爺認為秘密的墓地,經過千年的風吹雨打已不復從前那麼隱秘了。五位考古學家憑借自己豐富的經驗很快便找到了墓穴的入口。五人興奮異常,一起將墓門打開。裡面一片漆黑,他們隻能借著火把的光亮摸索著前進。吳鐸在前頭舉著火把開路,之後依次是趙啟、范斌、莫向文,他們手裡都拿著鐵锨及其它一些專門工具。劉宇舉著火把殿後。他借著火光細細地打量了一下通道兩旁,頓時嚇出了一身冷汗。隻見兩旁都刻著許多惡鬼,一個個張牙舞爪擺著各種造型:有的手裡拿著一條人腿,正想往嘴裡送;有的則捧著一顆人頭吃得津津有味;還有的怒視著來人,似乎隨時都會跳下來。


突然,劉宇聽到前面一聲慘叫,並感到周圍變暗了許多。原來,在吳鐸的腳下突然彈出一片尖刀,而他則因痛不由向前一倒,結果來了個萬刃穿身。緊隨其後的趙啟嚇得都呆住了,心想:如果自己多走幾步,就會和吳鐸一個下場。四人穩定了一下情緒,之後由趙啟開路,從尖刀叢的旁邊繞過繼續前進。這次,四人都謹慎多了。因此,他們不少次都從死亡的邊緣逃出來。最後,他們終於來到了墓室中心。此時,每個人都已是傷痕累累了。


  墓室裡的情形頓時令四人大吃一驚。隻見兩具尸體倒在石棺的兩邊,相距有五,六米遠。從兩具尸體上流出來的血在石棺的一頭交叉,之後各自沿石棺的一邊流過,最後在石棺的另一邊匯合,將石棺圍在了中央。四人隱約還聞到了一絲血腥味,不禁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他們商議了一會兒,便分頭工作了起來。趙啟、范斌和莫向文叁人分向墓室的其余叁面搜索有無別的通道。劉宇則走向石棺檢查尸體的情況。尸體並非是仰臥的,而是俯臥,面部朝下。


劉宇小心翼翼地輕輕一翻尸體,打算將尸體翻過來,但尸體溫絲未動,卻感到雙手觸摸的地方似有彈性。劉宇並沒在意,而是再次用力一翻。尸體終於被翻轉過來。劉宇的眼光一落到尸體的面部不禁“啊”的一聲驚叫。另外叁人聞聲馬上趕了過來,詢問劉宇怎麼回事。劉宇一指棺內尸體的面部,其余叁人將目光落在尸體的面部不由都是一驚,看上去這個死者穿得很尊貴,無疑是他們所要尋找的王爺,奇怪的是死者好象剛死不久。他們將棺內尸體與棺外的兩具尸體細細研究了一番,確認他們確實是千年前的死人。至於為什麼歷經千年而尸體不腐,四人百思不得其解。


  劉宇等四人又歇息了一會兒,穩定了一下情緒,便又各自工作了。劉宇將死者的身體細細的搜索了一遍,發現了一塊紫龍玉佩和一顆大珍珠等一些寶物。正在他想進一步搜索石棺旁的兩具尸體時。一聲慘叫傳了過來,還沒過一秒鐘就又聽到一聲慘叫。原來,搜索北面牆壁的趙啟被牆中伸出的一杆槍刺了個透膛。而搜索東面牆壁的莫向文在聽到趙啟的慘叫一怔之際。被從前面伸出的一柄劍削斷了半條胳臂,鮮血頓時泉涌而出。范斌馬上奔向趙啟,而劉宇則跑向莫向文將他扶到了棺旁,在棺蓋邊坐下,此時鮮血已沾滿了莫向文的半邊身體。一些流到了棺蓋上。


劉宇馬上從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了一大塊布,為莫向文包扎。這時范斌低著頭黯然的走了過來。劉宇馬上知道了生了什麼事。突然,范斌兩眼發直,指著棺蓋叫道:“你們看,那是什麼?”劉宇順著范斌的指向看去。隻見棺蓋上有幾個血紅大字:“叁尺禁地,萬物莫入。如違此言,神鬼共怒。巨石橫空,吾復重生。”血字在火光的照射下紅得更加鮮艷,好像在警告來人。“我看到鬼了。我看到鬼了……”范斌不停的大叫著,繼而是狂笑,並以手捶胸,向洞口跑去。不一會兒,劉宇聽到了一聲慘叫,之後便歸於寂靜。劉宇從心裡起了陣陣懼意。他也無意尋寶了,背起已經昏迷的莫向文,一手拿著火把摸索著走出墓穴。劉宇先將莫向文放在一棵樹邊,自己回身將墓門關上,心想這裡面肯定還有很多秘密未被探索。說不定什麼時候我還會來的。


  莫向文已不能參加考古工作了,隻好在家養傷。醫生說,傷勢並不嚴重,隻要靜養叁五個月就能痊愈。然而,莫向文的傷口卻並不見好轉,他整天都是愁眉苦臉的。一天,劉宇又來看望莫向文。莫向文拉住劉宇低聲說:“看來我這傷是好不了了,我總覺得咱們那次去探索的那古墓有些古怪,是不是裡面有鬼或者是什麼邪物?”劉宇想起范斌發現那些咒語時,莫向文已昏了過去。一想起那些咒語劉宇就有一些後怕,忙對莫向文說:“臨走時,我們在棺蓋上發現了這幾句:”叁尺禁地,萬物莫入,如違此言,神鬼共怒,巨石橫空,吾復重生。‘你說是不是這些咒語在作怪。“莫向文並未回答,隻是雙目呆滯,喃喃的說到:”如違此言,神鬼共怒。“劉宇一見莫向文情緒低落,以為是累了,借故離開了。


不到半個月莫向文便命歸黃泉了。據莫向文的鄰居講,莫向文在死前的那天夜裡,一直哭叫不停,還一個勁兒的說:”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不是故意打擾您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會再去的。“繼而是一陣大叫。第二天便傳出了有范斌已死的消息。劉宇聽到這些傳聞,心裡更是驚懼,心想當初自己一行五人前去探墓,有叁個人死在墓裡。如今莫向文也不明不白的死去了。自己能夠逃過這一劫嗎?從此,他一閉上眼就看到那個石棺內的人向他走來,並說道:”還我寶物,還我寶物……“不到兩個月劉宇也抑欲而亡。古墓之謎又添上了一層神秘的外紗。


  時光荏苒,歲月蹉跎,又過了將近90年,來到了公元1997年。此時劉宇的重孫劉維已是30多歲的青壯年。巧的是劉維也是個搞考古的且性喜探險。由於生活水平提高,劉維也買了新房。於是他便開始整理老屋中上幾代留下的遺物。其中一隻錦盒引起了劉維的注意,他輕輕地將錦盒打開想看看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盒蓋被打開了。劉維頓時呆住了,隻見錦盒內有一個紫玉佩,雕的是一條龍。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在玉佩的旁邊是一隻鴨蛋大小的珍珠,渾圓發亮。


劉維以前也看到過不少珍寶,但像錦盒中這樣的還是第一次,心想,這兩宗寶貝可說是無價之寶啊。我家從哪裡得到的呢?他往錦盒底一看發現還有一張折疊的信紙,他忙將信紙拿出來並打開,隻見上面寫道:致後世子孫:民國十年,我與吳鐸,趙啟,莫向文,范斌五人同去寬城探索古墓,然這一去叁人死於古墓內,莫向文亦不久而亡。現將古墓內的情況介紹如下……

  此盒中之紫龍玉佩與鬧龍珠便得於古墓其價值連城,原打算獻於政府,然政府無能令我寒心,因此托後世子孫將其獻給有德之政府。近日,吾常夢到石棺中人向我索要寶物,疑有惡鬼,吾思不能久活,特此絕筆。古墓之內凶險異常,且有魔咒,吾之子孫不得入內。
  劉宇民國十年九月十叁



                 
  劉維看完遺書,心裡一笑,心說:我的曾爺爺太過迷信了,哪裡有惡鬼索物啊。不過這個古墓倒是值得一探。一想到古墓探險,劉維便來了精神。第二天,他先來到文物部門,將兩件寶物交給了國家。經專家鑒定,這兩件寶物都有兩千多年的歷史,確是稀世珍寶。劉維將寶物交給國家後,馬上回到自己的單位,向上級領導申請去探索古墓,並將曾爺爺的遺書交了上去。上級領導對這件事很重視,派了叁個精明能干的人一同與劉維去尋找古墓。


  他們按照劉宇遺書的指點,很快便找到了墓門。如今墓門已是破爛不堪,而且還缺了一角,像一張黑洞洞的巨口正想吞噬什麼。四人壯了壯膽,剛想進去。這時,迎面走來了兩個老農,對他們嚷道:“喂!別進去,裡面有鬼。”四人一頓,齊華問道:“老鄉,這裡面有什麼鬼?”一個老農答道:“裡面有惡鬼,還吃人哩。我們時常在叁更半夜聽到慘叫聲,都是從這裡發出的。”另一個老農不耐煩了,一拉正在說話的老農說:“還不快走,走晚了小心被惡鬼拉下去作點心。”齊華和封本泰聽後都是一怔,封本泰對劉維說:“我們已經找到了古墓的正確地點,還是先回去吧。等人手多了咱們再來。”劉維不屑地道:“我們好不容易才來到這裡,怎能半途而廢呢?都快到21世紀了,你還相信那些迷信的東西嗎?”張立武也應聲道:“對呀,我們不能就這樣走了,起碼要將裡面的情況摸一摸,將來才好大規模挖掘。”封本泰臉一紅,不在說什麼了。


於是,四人拿了火把魚貫而入。劉維在前開路,之後是齊華,封本泰,最後是張立武。剛一進來時,四人都是一驚,隻見通道兩旁的雕刻雖歷經千年仍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四人不禁將距離拉近了一些。不一會兒,他們來到尖刀陣前,隻見刀叢上白骨累累,還有一些動物的腐肉,發出了陣陣惡臭。可見自從劉宇等人進來後,這裡曾多次被光顧,不僅有各種動物,而且還有其他人。他們繞過尖刀陣幾經轉折,陸續又發現了一些動物和人的骨骸,四人的心頭不禁都蒙上了一層陰影。


  終於,他們來到了墓室中心。幸好在劉宇遺書中對墓內的機關有了比較詳細的描述,否則,他們四人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平安地到達這裡了。墓室內的景象與遺書中所描述的基本相同。石棺旁的兩具尸體還在原處,圍繞石棺的血跡清晰可見。不同的是叁面的牆壁下又多添了幾具尸體,發出了濃濃的惡臭。整個墓室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四人從內心裡產生了一種懼意。他們先來到石棺旁,向裡面望去,頓時四人感覺像是在叁九天掉到了冰窟裡,涼意直透心底。原來,棺內人的尸體與劉宇遺書中所提到的分毫不差,看上去就像是剛去世的,經過了90年還是一點未變,四人也是不明所以。劉維特意地觀察了一下斜放在一邊的棺蓋,想看一看那個咒語。


然而,棺蓋上很平滑,哪裡有什麼字跡。另外叁人看後也沒什麼發現。四人又來到棺旁的另兩具尸體前,發現這兩具業已成為干尸。他們借助火光又將墓室的叁面細細地打量了一遍,發現在牆壁下還堆積著無數蛇蠍等物的腐尸。每個人的心頭又多添了一層陰影。突然,齊華一聲驚叫,之後用力一甩胳膊,就見有一條形物體直沖向斜放著的棺蓋,隨後翻滾下來不動了。齊華開始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隻是覺得右小臂一沉,似有一物落在上面,他便用力一甩。他以為沒什麼事了,但突然間就覺得右臂沒有知覺了,繼而發展到右上半身。他這才意識到自己中毒了,劉維等人這時也發現齊華有些不對勁兒,忙上前詢問怎麼回事。


齊華感到全身都凍在了冰裡,隻從嘴裡蹦出了:“蛇…蛇…毒…”便永遠地閉上了眼睛。這時,封本泰雙目緊盯著棺蓋,用一種發自地獄似的聲音說道:“你們看,那是什麼?”劉維和張立武順著他的目光望去,隻見在平滑的棺蓋上清晰的印著幾十個血紅大字,鮮艷欲滴:叁尺禁地,萬物莫入。如違此言,神鬼共怒。巨石橫空,吾復重生。他們明明記得自己剛才還特意觀察了一下棺蓋,上面確實什麼也沒有。但現在擺在他們面前的確是,上面確實有字而且就是那段咒語。叁個人害怕極了,尤其是封本泰,一下子就向來路跑去。劉維和張立武也抬著齊華的尸體緊隨其後。叁人出了墓穴這才出了一口長氣。然而,每個人的心裡都像壓了千斤重物。


  叁個人回到單位,向上級詳細的匯報了墓中的發現。上級認為墓內的棺蓋和棺內人的尸體很有研究價值,而且說不定裡面真有什麼珍寶。於是,上級調派了十幾個人及一批現代化的設備,准備將墓穴整個掘開。這次,叁個人主動做了向導,打算將墓穴的秘密探個究竟,尤其是劉維更想弄個水落石出。


  畢竟是現代化的設備,效率就是高。不到兩天,就將墓穴上邊的土石都挖開了。由於事先已經將棺蓋及棺中人的尸體搬了出來,所以墓穴上邊掉下的土石並沒有造成什麼損失。這一千年前的秘密終於大白於天下。原來,這座墓穴中設了很多的機關,簡直是巧奪天工,然而多數由於過了千年之久而失效了,否則後來人怎能進去呢。令人奇怪的是墓室北面的牆壁後雖有一個大洞,但空空如也。劉維等人認為這一定是藏珍寶的密室。於是,叁人分頭對密室的周圍進行清理。封本泰一邊鏟著牆壁邊的泥土,一邊笑著說:“你們說,我們會不會碰到個金元寶?”張立武打趣道:“碰到什麼也比碰到個鬼咒語強多了。”話音剛落。隻聽封本泰喊道:“你們來看看這是什麼?”叁人將牆壁邊的泥土都鏟掉,漏出了幾行字:“慘兮,悲兮,後來之人。財寶已失,主人未知。汝應速歸。”叁人反復念著這幾句,思考這幾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封本泰突然苦笑地說:“我知道了,這幾句話的意思是我們快要命歸黃泉了。”


  劉維道:“這肯定是有人在我們之前將財寶弄走了。讓我們後來的人還是快點回去吧。”
  封本泰反駁道:“那慘兮,悲兮怎麼解釋呢?尋寶不到,不應是慘兮,悲兮啊?”劉維沉默不語。
  王爺的尸體和那個棺蓋被抬到了研究室。王爺的尸體還是那樣,好象剛剛死去似的。那個棺蓋還是光滑異常,根本沒什麼字跡。他們單位的人也是沒有辦法揭開這兩個謎。於是他們隻好先將尸體放在一個特制的玻璃容器內,這種玻璃堅固得很,尋常槍都打不透。那個棺蓋就放在玻璃容器的旁邊,等待國內外的專家前來研究。


  這一天是公元1997年3月9日,一顆彗星從地球上空滑過。劉維,張立武和封本泰當然不會放過這個3000多年一遇的天文奇觀,爭相去觀看這顆彗星的身影。張立武看著空中的彗星,不禁說道:“太壯觀了,如果這顆大石頭落到地球的話,那將是世界的末日……”他說到這裡突然停止了,其余二人也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劉維一下子想到那句:巨石橫空,吾復重生,不禁打了一個激靈,心道:不會這麼巧吧,難道那段咒語會是真的。叁人目光一接,不約而同的奔向了研究室。隻見存放尸體和棺蓋的那個房間的門敞開著,叁人沖進去一看,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尸體不易而飛,特制的玻璃碎了一地,其間還攙雜著斑斑血跡。旁邊的那個棺蓋上赫然寫著那段咒語,血紅大字鮮艷欲滴:叁尺禁地,萬物莫入。如違此言,神鬼共怒。巨石橫空,吾復重生。


  封本泰一陣驚叫,之後便跑了出去,一邊跑還一邊喊道:“巨石橫空,吾復重生。巨石橫空,吾復重生。……”聲音淒厲悲愴,漸漸遠去。劉維不禁想到:難道這個尸體真的重生了。張立武隻是站在一邊,雙目盯著棺蓋,默默無語。

  後來,劉維聽說封本泰經醫生診斷確認已是瘋了。張立武則死於一次交通事故,當時他正駕駛著那輛已陪伴他十幾年的摩托車。不久,劉維又聽說當初挖掘古墓的那十幾個人不是得了重病,奄奄一息,就是自殺了。

  我聽到這個故事時,劉維也已臥病在床。據他說,他時常夢到那個王爺向他討要寶物。不出一周,劉維也去世了。他臨死前的最後一句話是“我不該不聽曾爺爺的話!

2 則留言:

amy 提到...

好讚的故事喔~

匿名 提到...

好讚的故事喔~好讚的故事喔~好讚的故事喔~=))

facebook分享本片

鬼故事!!